书友看

繁体版 简体版
书友看 > 木叶:好感度系统夺取火影 > 第九十四章 八云的翻船

第九十四章 八云的翻船

晴朗的天空之上,一道火球突然凭空出现,火球开始只有篮球大小,但紧接着便暴涨成了篮球场大小。

其表面温度炙热,散发出耀眼的光芒,就仿佛是一颗小型太阳!

看到这种场面,海步想要阻止,已经是晚了,只能是对着八云暴喝了一声:

“八云,还不停手!”

“我终止不了忍术了……”

看着天空中的火球,八云也是脸色苍白:

“想要终止的话,还需要付出不少的查克拉……”

“我没让你终止……”

海步气的咬牙切齿:

“十一点钟方向就很空旷。

对着那里,赶紧把忍术释放出去。

别继续输入查克拉了!”

“哦,知道了!”

有鉴于海步给出了一个清晰的目标,有些慌乱中的八云急忙照做。

巨大的火球带着恐怖的气势,凶猛的撞向了左前方的土地。

伴随着一声巨响,留下了一道巨大的凹坑!

“啊,真是的,一刻看不住,你就给我捅大篓子……”

扫视了一眼那道堪比上忍全力一击的深坑,海步大步来到了八云面前。

看着她苍白的脸色和急促的呼吸。

海步责备的话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。

转而开始检查起了她的身体状况:

“看起来还好。

只是不计后果的使用忍术,进而耗光查克拉导致的脱力。

你呢……”

海步关心的询问着八云:

“身体的感觉如何?”

“我感觉……好痛苦……”

八云紧紧的皱着眉头:

“我感觉浑身就好像针扎一样,各个地方都在疼……”

“应该是你体质的原因,你比普通人脱力后的感觉更加难受……”

海步瞪了八云一眼:

“你这家伙是怎么想的。

之前都说好了,要一步步的测试。

你怎么突然就放大招了!”

“一步步测试,那样太无趣了。

我的目标,一定要一次性释放出璀璨的、威力强大的忍术……”

明明身体还在痛苦,但此时的鞍马八云却是一脸的中二表情:

“这就是我——鞍马八云的忍道!”

“让人头疼的忍道!”

海步一个爆栗子砸在八云的头上。

可看着她痛苦的神情,还是叹了口气。

海步的双手之上冒起了治愈术特有的光芒,按在八云的身上,帮助她缓解着身体的痛苦:

“你的体质和别人不一样。

想要让你恢复到正常状态,我最起码也要耗光体内的查克拉。

真是拿你没办法!”

情况,似乎真的是如海步所说。

为了帮助八云恢复身体,海步持续使用治愈术超过了半个小时。

期间还有暗部的忍者过来查看情况。

虽然是戴着面具,但海步还是能够明显感觉到,对方在听了八云的行为后,那副同样无奈的样子。

“海步,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啊……”

目送着暗部离开,八云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:

“我感觉刚刚那个暗部,在听了我的遭遇后,好像偷笑了一下。”

“你感觉的没错!”

海步瞪了八云一眼:

“忍者因为使用忍术进而脱力的事情并不少。

但要么是训练脱力,要么是生死间的战斗脱力。

因为想要来一发大的忍术,因而没注意脱力,还真就会让人嘲笑的!

你还有脸给我做出这副表情?”

看着八云在听了自己的话后,撇着小嘴的样子,海步都气笑了:

“瞧你这点儿出息……”

海步顿了顿,再次开口:

“你现在的身体如何了?”

“查克拉依旧见底,但是身体已经不难受了……”

八云感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:

“还是要多谢你了,海步!”

“感谢的话,就不用说了,我们什么关系……”

海步双手离开了八云,向着身后倒去:

“不过,为了帮你恢复身体,我现在也是脱力了。

让我缓一缓,你可别趁着现在再胡乱释放什么忍术就好了。”

“你也脱力了?”

八云惊讶的看着海步:

“为了帮助我,你消耗的这么大吗?”

“你以为呢……”

海步抬头看天:

“我之前不是说了吗,你的身体和其他人不同。

所以需要耗费的查克拉也是成几何程度上涨。

这也就是我,要是遇到其他下忍,查克拉都不一定管够!”

“海步,你对我真好……”

看着海步,八云的眼神中满是感动之色:

“既然你为了治疗我变成了这样,那我要报答你的。

我记得你平日里都在帮我按摩。

这一次,我也来帮你按摩好了!”

“这话听着很让人感动……”

海步眼神怪异的看着八云:

“但是从你的嘴里说出来,我怎么感觉这么奇怪呢?”

“海步,你真是误会我了,你怎么可以对我说出这么伤人的话……”

八云看着海步,似乎很是伤心。

但是为了减缓海步的痛苦,她还是上前解开了海步的衣领。

将手放到了海步露出的胸膛之上。

温润,略带有一丝冰凉滑腻的小手在海步的胸口滑动,不禁让海步心中一凛。

然而,还没等海步细细感受,八云却突然如同受到惊吓的小兔子一样,将手缩了回来。

她一脸羞涩的看着海步,眼神中很是惶恐:

“哎呀,男女授受不亲的啊,我这个样子,是不是不太好啊。

虽然我们的关系很亲密,但这种程度,果然是不行的吧?”

“对味了!”

看着八云那副做作的样子,海步的嘴角不禁抽动了一下。

但是嘴里说出的话,却是附和着八云:

“你说的不错,八云,我们的关系虽然亲密,但也不需要做到这种程度,会影响不好的。

我看,你还是在原地坐一会儿,等我恢复一些,我们就回去好了。”

“这怎么可以……”

八云装出了一副坚持的样子:

“你都说我们的关系很亲密了。

那我怎么可能就这么放着你不管呢。

哦,对了,我听人说,一种名为膝枕的方式,会让男生得到极强的恢复。

虽然我不懂是什么原理,但我也试试好了……”

八云扶起海步的头,轻轻咬着嘴唇。

而就在海步的脑袋,即将触碰到八云的大腿的时候。

就如海步所想,八云一下子就将一脸无奈的海步推飞了出去!

“忍者因为使用忍术进而脱力的事情并不少。

但要么是训练脱力,要么是生死间的战斗脱力。

因为想要来一发大的忍术,因而没注意脱力,还真就会让人嘲笑的!

你还有脸给我做出这副表情?”

看着八云在听了自己的话后,撇着小嘴的样子,海步都气笑了:

“瞧你这点儿出息……”

海步顿了顿,再次开口:

“你现在的身体如何了?”

“查克拉依旧见底,但是身体已经不难受了……”

八云感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:

“还是要多谢你了,海步!”

“感谢的话,就不用说了,我们什么关系……”

海步双手离开了八云,向着身后倒去:

“不过,为了帮你恢复身体,我现在也是脱力了。

让我缓一缓,你可别趁着现在再胡乱释放什么忍术就好了。”

“你也脱力了?”

八云惊讶的看着海步:

“为了帮助我,你消耗的这么大吗?”

“你以为呢……”

海步抬头看天:

“我之前不是说了吗,你的身体和其他人不同。

所以需要耗费的查克拉也是成几何程度上涨。

这也就是我,要是遇到其他下忍,查克拉都不一定管够!”

“海步,你对我真好……”

看着海步,八云的眼神中满是感动之色:

“既然你为了治疗我变成了这样,那我要报答你的。

我记得你平日里都在帮我按摩。

这一次,我也来帮你按摩好了!”

“这话听着很让人感动……”

海步眼神怪异的看着八云:

“但是从你的嘴里说出来,我怎么感觉这么奇怪呢?”

“海步,你真是误会我了,你怎么可以对我说出这么伤人的话……”

八云看着海步,似乎很是伤心。

但是为了减缓海步的痛苦,她还是上前解开了海步的衣领。

将手放到了海步露出的胸膛之上。

温润,略带有一丝冰凉滑腻的小手在海步的胸口滑动,不禁让海步心中一凛。

然而,还没等海步细细感受,八云却突然如同受到惊吓的小兔子一样,将手缩了回来。

她一脸羞涩的看着海步,眼神中很是惶恐:

“哎呀,男女授受不亲的啊,我这个样子,是不是不太好啊。

虽然我们的关系很亲密,但这种程度,果然是不行的吧?”

“对味了!”

看着八云那副做作的样子,海步的嘴角不禁抽动了一下。

但是嘴里说出的话,却是附和着八云:

“你说的不错,八云,我们的关系虽然亲密,但也不需要做到这种程度,会影响不好的。

我看,你还是在原地坐一会儿,等我恢复一些,我们就回去好了。”

“这怎么可以……”

八云装出了一副坚持的样子:

“你都说我们的关系很亲密了。

那我怎么可能就这么放着你不管呢。

哦,对了,我听人说,一种名为膝枕的方式,会让男生得到极强的恢复。

虽然我不懂是什么原理,但我也试试好了……”

八云扶起海步的头,轻轻咬着嘴唇。

而就在海步的脑袋,即将触碰到八云的大腿的时候。

就如海步所想,八云一下子就将一脸无奈的海步推飞了出去!

“忍者因为使用忍术进而脱力的事情并不少。

但要么是训练脱力,要么是生死间的战斗脱力。

因为想要来一发大的忍术,因而没注意脱力,还真就会让人嘲笑的!

你还有脸给我做出这副表情?”

看着八云在听了自己的话后,撇着小嘴的样子,海步都气笑了:

“瞧你这点儿出息……”

海步顿了顿,再次开口:

“你现在的身体如何了?”

“查克拉依旧见底,但是身体已经不难受了……”

八云感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:

“还是要多谢你了,海步!”

“感谢的话,就不用说了,我们什么关系……”

海步双手离开了八云,向着身后倒去:

“不过,为了帮你恢复身体,我现在也是脱力了。

让我缓一缓,你可别趁着现在再胡乱释放什么忍术就好了。”

“你也脱力了?”

八云惊讶的看着海步:

“为了帮助我,你消耗的这么大吗?”

“你以为呢……”

海步抬头看天:

“我之前不是说了吗,你的身体和其他人不同。

所以需要耗费的查克拉也是成几何程度上涨。

这也就是我,要是遇到其他下忍,查克拉都不一定管够!”

“海步,你对我真好……”

看着海步,八云的眼神中满是感动之色:

“既然你为了治疗我变成了这样,那我要报答你的。

我记得你平日里都在帮我按摩。

这一次,我也来帮你按摩好了!”

“这话听着很让人感动……”

海步眼神怪异的看着八云:

“但是从你的嘴里说出来,我怎么感觉这么奇怪呢?”

“海步,你真是误会我了,你怎么可以对我说出这么伤人的话……”

八云看着海步,似乎很是伤心。

但是为了减缓海步的痛苦,她还是上前解开了海步的衣领。

将手放到了海步露出的胸膛之上。

温润,略带有一丝冰凉滑腻的小手在海步的胸口滑动,不禁让海步心中一凛。

然而,还没等海步细细感受,八云却突然如同受到惊吓的小兔子一样,将手缩了回来。

她一脸羞涩的看着海步,眼神中很是惶恐:

“哎呀,男女授受不亲的啊,我这个样子,是不是不太好啊。

虽然我们的关系很亲密,但这种程度,果然是不行的吧?”

“对味了!”

看着八云那副做作的样子,海步的嘴角不禁抽动了一下。

但是嘴里说出的话,却是附和着八云:

“你说的不错,八云,我们的关系虽然亲密,但也不需要做到这种程度,会影响不好的。

我看,你还是在原地坐一会儿,等我恢复一些,我们就回去好了。”

“这怎么可以……”

八云装出了一副坚持的样子:

“你都说我们的关系很亲密了。

那我怎么可能就这么放着你不管呢。

哦,对了,我听人说,一种名为膝枕的方式,会让男生得到极强的恢复。

虽然我不懂是什么原理,但我也试试好了……”

八云扶起海步的头,轻轻咬着嘴唇。

而就在海步的脑袋,即将触碰到八云的大腿的时候。

就如海步所想,八云一下子就将一脸无奈的海步推飞了出去!

“忍者因为使用忍术进而脱力的事情并不少。

但要么是训练脱力,要么是生死间的战斗脱力。

因为想要来一发大的忍术,因而没注意脱力,还真就会让人嘲笑的!

你还有脸给我做出这副表情?”

看着八云在听了自己的话后,撇着小嘴的样子,海步都气笑了:

“瞧你这点儿出息……”

海步顿了顿,再次开口:

“你现在的身体如何了?”

“查克拉依旧见底,但是身体已经不难受了……”

八云感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:

“还是要多谢你了,海步!”

“感谢的话,就不用说了,我们什么关系……”

海步双手离开了八云,向着身后倒去:

“不过,为了帮你恢复身体,我现在也是脱力了。

让我缓一缓,你可别趁着现在再胡乱释放什么忍术就好了。”

“你也脱力了?”

八云惊讶的看着海步:

“为了帮助我,你消耗的这么大吗?”

“你以为呢……”

海步抬头看天:

“我之前不是说了吗,你的身体和其他人不同。

所以需要耗费的查克拉也是成几何程度上涨。

这也就是我,要是遇到其他下忍,查克拉都不一定管够!”

“海步,你对我真好……”

看着海步,八云的眼神中满是感动之色:

“既然你为了治疗我变成了这样,那我要报答你的。

我记得你平日里都在帮我按摩。

这一次,我也来帮你按摩好了!”

“这话听着很让人感动……”

海步眼神怪异的看着八云:

“但是从你的嘴里说出来,我怎么感觉这么奇怪呢?”

“海步,你真是误会我了,你怎么可以对我说出这么伤人的话……”

八云看着海步,似乎很是伤心。

但是为了减缓海步的痛苦,她还是上前解开了海步的衣领。

将手放到了海步露出的胸膛之上。

温润,略带有一丝冰凉滑腻的小手在海步的胸口滑动,不禁让海步心中一凛。

然而,还没等海步细细感受,八云却突然如同受到惊吓的小兔子一样,将手缩了回来。

她一脸羞涩的看着海步,眼神中很是惶恐:

“哎呀,男女授受不亲的啊,我这个样子,是不是不太好啊。

虽然我们的关系很亲密,但这种程度,果然是不行的吧?”

“对味了!”

看着八云那副做作的样子,海步的嘴角不禁抽动了一下。

但是嘴里说出的话,却是附和着八云:

“你说的不错,八云,我们的关系虽然亲密,但也不需要做到这种程度,会影响不好的。

我看,你还是在原地坐一会儿,等我恢复一些,我们就回去好了。”

“这怎么可以……”

八云装出了一副坚持的样子:

“你都说我们的关系很亲密了。

那我怎么可能就这么放着你不管呢。

哦,对了,我听人说,一种名为膝枕的方式,会让男生得到极强的恢复。

虽然我不懂是什么原理,但我也试试好了……”

八云扶起海步的头,轻轻咬着嘴唇。

而就在海步的脑袋,即将触碰到八云的大腿的时候。

就如海步所想,八云一下子就将一脸无奈的海步推飞了出去!

“忍者因为使用忍术进而脱力的事情并不少。

但要么是训练脱力,要么是生死间的战斗脱力。

因为想要来一发大的忍术,因而没注意脱力,还真就会让人嘲笑的!

你还有脸给我做出这副表情?”

看着八云在听了自己的话后,撇着小嘴的样子,海步都气笑了:

“瞧你这点儿出息……”

海步顿了顿,再次开口:

“你现在的身体如何了?”

“查克拉依旧见底,但是身体已经不难受了……”

八云感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:

“还是要多谢你了,海步!”

“感谢的话,就不用说了,我们什么关系……”

海步双手离开了八云,向着身后倒去:

“不过,为了帮你恢复身体,我现在也是脱力了。

让我缓一缓,你可别趁着现在再胡乱释放什么忍术就好了。”

“你也脱力了?”

八云惊讶的看着海步:

“为了帮助我,你消耗的这么大吗?”

“你以为呢……”

海步抬头看天:

“我之前不是说了吗,你的身体和其他人不同。

所以需要耗费的查克拉也是成几何程度上涨。

这也就是我,要是遇到其他下忍,查克拉都不一定管够!”

“海步,你对我真好……”

看着海步,八云的眼神中满是感动之色:

“既然你为了治疗我变成了这样,那我要报答你的。

我记得你平日里都在帮我按摩。

这一次,我也来帮你按摩好了!”

“这话听着很让人感动……”

海步眼神怪异的看着八云:

“但是从你的嘴里说出来,我怎么感觉这么奇怪呢?”

“海步,你真是误会我了,你怎么可以对我说出这么伤人的话……”

八云看着海步,似乎很是伤心。

但是为了减缓海步的痛苦,她还是上前解开了海步的衣领。

将手放到了海步露出的胸膛之上。

温润,略带有一丝冰凉滑腻的小手在海步的胸口滑动,不禁让海步心中一凛。

然而,还没等海步细细感受,八云却突然如同受到惊吓的小兔子一样,将手缩了回来。

她一脸羞涩的看着海步,眼神中很是惶恐:

“哎呀,男女授受不亲的啊,我这个样子,是不是不太好啊。

虽然我们的关系很亲密,但这种程度,果然是不行的吧?”

“对味了!”

看着八云那副做作的样子,海步的嘴角不禁抽动了一下。

但是嘴里说出的话,却是附和着八云:

“你说的不错,八云,我们的关系虽然亲密,但也不需要做到这种程度,会影响不好的。

我看,你还是在原地坐一会儿,等我恢复一些,我们就回去好了。”

“这怎么可以……”

八云装出了一副坚持的样子:

“你都说我们的关系很亲密了。

那我怎么可能就这么放着你不管呢。

哦,对了,我听人说,一种名为膝枕的方式,会让男生得到极强的恢复。

虽然我不懂是什么原理,但我也试试好了……”

八云扶起海步的头,轻轻咬着嘴唇。

而就在海步的脑袋,即将触碰到八云的大腿的时候。

就如海步所想,八云一下子就将一脸无奈的海步推飞了出去!

“忍者因为使用忍术进而脱力的事情并不少。

但要么是训练脱力,要么是生死间的战斗脱力。

因为想要来一发大的忍术,因而没注意脱力,还真就会让人嘲笑的!

你还有脸给我做出这副表情?”

看着八云在听了自己的话后,撇着小嘴的样子,海步都气笑了:

“瞧你这点儿出息……”

海步顿了顿,再次开口:

“你现在的身体如何了?”

“查克拉依旧见底,但是身体已经不难受了……”

八云感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:

“还是要多谢你了,海步!”

“感谢的话,就不用说了,我们什么关系……”

海步双手离开了八云,向着身后倒去:

“不过,为了帮你恢复身体,我现在也是脱力了。

让我缓一缓,你可别趁着现在再胡乱释放什么忍术就好了。”

“你也脱力了?”

八云惊讶的看着海步:

“为了帮助我,你消耗的这么大吗?”

“你以为呢……”

海步抬头看天:

“我之前不是说了吗,你的身体和其他人不同。

所以需要耗费的查克拉也是成几何程度上涨。

这也就是我,要是遇到其他下忍,查克拉都不一定管够!”

“海步,你对我真好……”

看着海步,八云的眼神中满是感动之色:

“既然你为了治疗我变成了这样,那我要报答你的。

我记得你平日里都在帮我按摩。

这一次,我也来帮你按摩好了!”

“这话听着很让人感动……”

海步眼神怪异的看着八云:

“但是从你的嘴里说出来,我怎么感觉这么奇怪呢?”

“海步,你真是误会我了,你怎么可以对我说出这么伤人的话……”

八云看着海步,似乎很是伤心。

但是为了减缓海步的痛苦,她还是上前解开了海步的衣领。

将手放到了海步露出的胸膛之上。

温润,略带有一丝冰凉滑腻的小手在海步的胸口滑动,不禁让海步心中一凛。

然而,还没等海步细细感受,八云却突然如同受到惊吓的小兔子一样,将手缩了回来。

她一脸羞涩的看着海步,眼神中很是惶恐:

“哎呀,男女授受不亲的啊,我这个样子,是不是不太好啊。

虽然我们的关系很亲密,但这种程度,果然是不行的吧?”

“对味了!”

看着八云那副做作的样子,海步的嘴角不禁抽动了一下。

但是嘴里说出的话,却是附和着八云:

“你说的不错,八云,我们的关系虽然亲密,但也不需要做到这种程度,会影响不好的。

我看,你还是在原地坐一会儿,等我恢复一些,我们就回去好了。”

“这怎么可以……”

八云装出了一副坚持的样子:

“你都说我们的关系很亲密了。

那我怎么可能就这么放着你不管呢。

哦,对了,我听人说,一种名为膝枕的方式,会让男生得到极强的恢复。

虽然我不懂是什么原理,但我也试试好了……”

八云扶起海步的头,轻轻咬着嘴唇。

而就在海步的脑袋,即将触碰到八云的大腿的时候。

就如海步所想,八云一下子就将一脸无奈的海步推飞了出去!

“忍者因为使用忍术进而脱力的事情并不少。

但要么是训练脱力,要么是生死间的战斗脱力。

因为想要来一发大的忍术,因而没注意脱力,还真就会让人嘲笑的!

你还有脸给我做出这副表情?”

看着八云在听了自己的话后,撇着小嘴的样子,海步都气笑了:

“瞧你这点儿出息……”

海步顿了顿,再次开口:

“你现在的身体如何了?”

“查克拉依旧见底,但是身体已经不难受了……”

八云感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:

“还是要多谢你了,海步!”

“感谢的话,就不用说了,我们什么关系……”

海步双手离开了八云,向着身后倒去:

“不过,为了帮你恢复身体,我现在也是脱力了。

让我缓一缓,你可别趁着现在再胡乱释放什么忍术就好了。”

“你也脱力了?”

八云惊讶的看着海步:

“为了帮助我,你消耗的这么大吗?”

“你以为呢……”

海步抬头看天:

“我之前不是说了吗,你的身体和其他人不同。

所以需要耗费的查克拉也是成几何程度上涨。

这也就是我,要是遇到其他下忍,查克拉都不一定管够!”

“海步,你对我真好……”

看着海步,八云的眼神中满是感动之色:

“既然你为了治疗我变成了这样,那我要报答你的。

我记得你平日里都在帮我按摩。

这一次,我也来帮你按摩好了!”

“这话听着很让人感动……”

海步眼神怪异的看着八云:

“但是从你的嘴里说出来,我怎么感觉这么奇怪呢?”

“海步,你真是误会我了,你怎么可以对我说出这么伤人的话……”

八云看着海步,似乎很是伤心。

但是为了减缓海步的痛苦,她还是上前解开了海步的衣领。

将手放到了海步露出的胸膛之上。

温润,略带有一丝冰凉滑腻的小手在海步的胸口滑动,不禁让海步心中一凛。

然而,还没等海步细细感受,八云却突然如同受到惊吓的小兔子一样,将手缩了回来。

她一脸羞涩的看着海步,眼神中很是惶恐:

“哎呀,男女授受不亲的啊,我这个样子,是不是不太好啊。

虽然我们的关系很亲密,但这种程度,果然是不行的吧?”

“对味了!”

看着八云那副做作的样子,海步的嘴角不禁抽动了一下。

但是嘴里说出的话,却是附和着八云:

“你说的不错,八云,我们的关系虽然亲密,但也不需要做到这种程度,会影响不好的。

我看,你还是在原地坐一会儿,等我恢复一些,我们就回去好了。”

“这怎么可以……”

八云装出了一副坚持的样子:

“你都说我们的关系很亲密了。

那我怎么可能就这么放着你不管呢。

哦,对了,我听人说,一种名为膝枕的方式,会让男生得到极强的恢复。

虽然我不懂是什么原理,但我也试试好了……”

八云扶起海步的头,轻轻咬着嘴唇。

而就在海步的脑袋,即将触碰到八云的大腿的时候。

就如海步所想,八云一下子就将一脸无奈的海步推飞了出去!

“忍者因为使用忍术进而脱力的事情并不少。

但要么是训练脱力,要么是生死间的战斗脱力。

因为想要来一发大的忍术,因而没注意脱力,还真就会让人嘲笑的!

你还有脸给我做出这副表情?”

看着八云在听了自己的话后,撇着小嘴的样子,海步都气笑了:

“瞧你这点儿出息……”

海步顿了顿,再次开口:

“你现在的身体如何了?”

“查克拉依旧见底,但是身体已经不难受了……”

八云感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:

“还是要多谢你了,海步!”

“感谢的话,就不用说了,我们什么关系……”

海步双手离开了八云,向着身后倒去:

“不过,为了帮你恢复身体,我现在也是脱力了。

让我缓一缓,你可别趁着现在再胡乱释放什么忍术就好了。”

“你也脱力了?”

八云惊讶的看着海步:

“为了帮助我,你消耗的这么大吗?”

“你以为呢……”

海步抬头看天:

“我之前不是说了吗,你的身体和其他人不同。

所以需要耗费的查克拉也是成几何程度上涨。

这也就是我,要是遇到其他下忍,查克拉都不一定管够!”

“海步,你对我真好……”

看着海步,八云的眼神中满是感动之色:

“既然你为了治疗我变成了这样,那我要报答你的。

我记得你平日里都在帮我按摩。

这一次,我也来帮你按摩好了!”

“这话听着很让人感动……”

海步眼神怪异的看着八云:

“但是从你的嘴里说出来,我怎么感觉这么奇怪呢?”

“海步,你真是误会我了,你怎么可以对我说出这么伤人的话……”

八云看着海步,似乎很是伤心。

但是为了减缓海步的痛苦,她还是上前解开了海步的衣领。

将手放到了海步露出的胸膛之上。

温润,略带有一丝冰凉滑腻的小手在海步的胸口滑动,不禁让海步心中一凛。

然而,还没等海步细细感受,八云却突然如同受到惊吓的小兔子一样,将手缩了回来。

她一脸羞涩的看着海步,眼神中很是惶恐:

“哎呀,男女授受不亲的啊,我这个样子,是不是不太好啊。

虽然我们的关系很亲密,但这种程度,果然是不行的吧?”

“对味了!”

看着八云那副做作的样子,海步的嘴角不禁抽动了一下。

但是嘴里说出的话,却是附和着八云:

“你说的不错,八云,我们的关系虽然亲密,但也不需要做到这种程度,会影响不好的。

我看,你还是在原地坐一会儿,等我恢复一些,我们就回去好了。”

“这怎么可以……”

八云装出了一副坚持的样子:

“你都说我们的关系很亲密了。

那我怎么可能就这么放着你不管呢。

哦,对了,我听人说,一种名为膝枕的方式,会让男生得到极强的恢复。

虽然我不懂是什么原理,但我也试试好了……”

八云扶起海步的头,轻轻咬着嘴唇。

而就在海步的脑袋,即将触碰到八云的大腿的时候。

就如海步所想,八云一下子就将一脸无奈的海步推飞了出去!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